白浅稍作调整便打算剿灭这玄女,离境与司音说了些什么

夜华回到天宫后就遇到了叠风,叠风发现遇袭的仙人并无特点,但阶品都为上仙。夜华听后讲起了一个古老的传说,上古时有个叫接虞的女人因杀孽太重接二连三产下病儿,她便想出劫杀上仙后将其练成丹药的方法,病儿服下丹药便可康复。

我从小便和那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的青丘白浅一同长大,周边的神仙都说我和她长得及是相像,可是身份卑微的我羡慕极了她的长相,偶尔不经意间也会向她说起我的相貌若是和她的一样该是多好。她那时把我当成好朋友,便拉着我去找那十里桃林里的折颜上神,恳求他将那变化容貌的法术教给我,那时的我欣喜不已,而那时我和白浅也还是情同姐妹的。

图片 1

后来我的母亲要将我许配给那黑熊精,我怕极了,又不甘心,于是辗转逃到了昆仑墟,我竟在这看到了和白浅模样无二般的人——墨渊座下十七弟子司音。只不过是个男儿。我自小身份卑微,以为着凭借有和白浅一般出色的面容便可以得到真爱,寻得一个如意郎君,我在昆仑墟遇见了翼族的二皇子离境,初次见面是在司音的引导下:这是我的好朋友,玄女。司音婉儿一笑。“玄女见过二皇子”,我望着他那俊郎的面容,眼睛不期然的看向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中,我觉着世间怎会有如此有风华的男子,如果他喜欢的是我……想着,我看向站在他身旁的司音。那时的我只想着如何才能够不嫁给黑熊精,从小就自命不凡的我此时恍如找到了新的希望。却不知这一步只是我陷入无边地狱的开始。

夜华由此推断幕后之人应该是背叛昆仑虚天族的翼后玄女。白浅回到青丘与迷谷对话时发现他中了迷魂术,迷谷苏醒后将玄女盗走墨渊与阿离之事告知。白浅召唤出湖底的玉清昆仑扇后只身前往大紫明宫要人。迷谷见状急忙前往天宫向太子求助。白浅一路杀到大紫明宫大殿前,无奈翼族人多势众,自己仙法又受压制,她遮光的白绫还被斩断。

我知道离境喜欢着司音,但那司音却是个男人,还是天族人,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。我用换颜术将自己变成白浅的模样去找那离境。后来我如愿了,司音不知在哪知道了离境和我在一起,他看见的时候离境正于我在塌上,虽然心中早已想过这般场景,但真正发生时心中不免还是有几分惊慌。离境与司音说了些什么,只见司音一脸冷漠与心痛的转身跑出洞中,离境的手伸了伸终究是没追上去。我看着眼前的一切,笑意在我的脸上绽开,我只是觉得高兴,高兴离境终于想开了,高兴我终于可以找到一个称心的男子,此时的我一昧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并想要永远的拥有。

图片 2

离境带我回到大紫明宫,他只是二皇子无权无势,并且因为之前帮助司音逃走触犯了秦苍,准备处以刑法。我要帮他,我只有这一个念头。于是我跟秦苍做了交易,我帮他得到墨渊的阵法图,而他需要将我明媒正娶到大紫明宫,做二皇子妃。我如愿了,我成了离境的正妃,也成了天族的叛徒,后来在大战中墨渊因为阵法图被偷身祭东皇钟。我不在乎,我在乎的只有身旁这个男人,我的夫君。我为了他众叛亲离,因为我爱他,真的爱他。我认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。但我发现我错了,他并不爱我,他爱的只有那个司音,不管当初他如何放下了,他不过是因为我有着和司音一样的面容。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。

僵持中,玄女施展换颜术挑衅白浅,道出自己用她的模样骗得离镜之事。此举激怒了白浅,白浅微闭双眼后将残兵尽数剿灭。玄女见状急忙将墨渊和阿离挡在身前,夜华及时赶到后移开了二人的身体并熄灭了光源,白浅稍作调整便打算剿灭这玄女,不料离镜忽然现身将其救下,离镜本以为她是司音才出手没想到她竟是玄女,这下离镜彻底懵了。玄女还说出了司音即是白浅的真相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转眼七万过去,自从七万年前大战结束,司音带着墨渊的仙体消失,这七万年里,离境没有一刻停止过找司音的脚步,但都如同石沉大海。我苦笑,我这么爱他,七万年里不断为他巩固势力,可他除了翼后的位置,心里没有我半分影子,就连替身的位置都懒得给我了。虽然这后宫只有我一个正妃,但离境的心不在我身上半分都没有,除非,司音真的消失了,如果让我遇见那司音我定要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,我眼中的厉色逐渐加深。有一天巫医给我诊脉,我问他如何,那巫医叩拜一声:恭喜翼君,娘娘有喜了。我第一次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的笑容。那笑容温暖的我的眼也温暖了我的心。我知道我再一次抓住他心的机会来了,无论付出多大代价,我一定会保住这个孩子。等到巫医再次复诊的时候,他告诉我这个孩子是个病胎,我恼怒地向他打去:不可能,我的孩子一定会很健康的诞生,你无论给我付出多大的代价,我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。这是我最后的牌,除了这个我再没有机会得到他的心了。后来使用了禁术孩子诞生了,元神还在,但的确是个病胎。因为是禁术,我不敢保证巫医会不会将我供出去,于是我设计奖,将巫医处死。我看到离境甩手而去的样子,我的心,彻底的凉了。我看向这个孩子,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我整日整夜守着这个孩子。这一守就是几百年,这几百年里离境来看我的日子屈指可数。我渐渐的不在在乎了,心里想的全是如何将让的孩子好起来。有一日离境,突然冲进来叫我从塌上拽起:司音到底是谁?他是你们狐族的人,你们狐族的女子,你一定知道,你告诉我!我愕然,司音,竟然是个女子,还是狐族的女子,我知道了,我知道司音是谁了。此时的我,看着激动地离境,心里只有无限的冷笑:我不认识她,我真的不知道她是谁。他看着我诚恳的模样,身体踉跄了一下松开了,抓住我双臂的手:你竟然也不知道。然后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离开了我的寝殿。我看到他离开,坐在榻上。冷笑着:白浅,果真是你,你都有墨渊了,为什么还要跟我抢离境,为什么?我大吼。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我念叨着:司音,墨渊,哈哈,原来如此。

如今的玄女重伤未来天后,又挟持了墨渊仙身和天孙,罪大恶极。面对夜华的质询,离镜为避免挑起战争便不再袒护玄女。此时的玄女已经陷入了精神错乱的境地,她满心都把自己当成白浅。白浅上前剥夺了她的换颜术,受不了现实的玄女弄瞎了自己双眼后被离镜关押到了极寒之地。

我来到青丘的狐狸洞口,用换颜术,换成了青丘白浅的模样, 在迷谷的指引下,我可算找到了墨渊仙体的所在之处。我用法术将迷谷支走,然后叫墨渊的仙体带回大紫明宫我的寝殿内, 我看着墨渊的仙体,心中想的一个办法,一个让我儿子重生的办法——用墨渊的仙体炼丹。我着手准备着,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打斗声,我看向门外,果然,是白浅:“浅浅七万年了,别来无恙啊,君上说司音是个狐族女子,我便料道了是你,在昆仑虚出现初见司音时,我便很惊诧,没想到还真的是你。”“你说你像我,你可是忘了你自己本来的模样?”我气定,“今日我便把你的命取了,如此,便没有人有和我一样的面容。”那白浅冷笑,挥动手中的由玉清昆仑扇化作的剑,便与侍卫门打斗起来,我站定着,看她一人如何战胜我这几百的训练有素的侍卫。许是我低估了她,当她拿着剑指向我的时候,我便笑了,笑自己的无知,那毕竟是青丘的白浅啊,这四海八荒唯一的女上神,可我不甘心,这是离境和那夜华都到了,我望着那离境,心念着他能救我,可他没有,那白浅取了我的脸,还给了我一把镜子,我看向镜中自己,骇然,这不是我,我不是这个样子的,我忍受不了我的面容,电光火石之间,将自己的眼睛挖了下来,我疼的一声惨叫,但这叫声中更多的是自己的不甘,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,离境,你为什么不救我,为什么。直到如今我都不知道我错在哪里,世人都说玄女坏,坏到想拿鸡蛋扔她,想让她早点死,可我只不过是太爱,但是又自卑,我不断的用极端的方式想要挽留我想要的,想要挽留我爱的人罢了,我爱的那样深沉,又爱的那样毁灭,毁了那么多的人,这其中,也包括我自己。当遇上离境的那一刻,我就已经站在的地狱的大门前,是这爱,让我一步一步走向地狱的深处,最后被吞噬。如果有重来的机会我会选择遇上离境么?我不知道,因为不可能会再来一次。有些事情做错了一步,就步步都错。我玄女再也不可能是当初那个诺诺天真的小女仙了。

图片 5

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网站概况,转载请注明出处:白浅稍作调整便打算剿灭这玄女,离境与司音说了些什么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